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荒岛之春

时间:2018-09-22
「三个月了,没有任何的船只经过这片海域,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一辈子就在这荒岛呆下去了吗?」名神天威喃喃地问着自己,绝望的想法来到了心头。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的话,也许会早就自杀了吧,毕竟那种身单影独的日子是没有人能够忍受的。虽说人活着只是为了希望,但那也不过是个安慰而已,若是这世界上能够说说就能实现,那么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终日生活在痛苦之中了吧!
  以前的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而活,只是在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但这时面对身临的绝境,他唯一的目标就是要好好活下去,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
  「爸爸妈妈在听到飞机失事的消息时一定会悲痛欲绝吧?」把那些烦人的想法抛开,他的心思又回到了远在东京的父母身上。
  原本是为了庆祝姐姐考上东大而特意姐弟两人来夏威夷渡假的,然而却遇上了突如其来的风暴,飞机失事了。只不过命运之神好像跟我们开玩笑似的,竟让我们这两名遇难后的倖存者,也就是姐弟关系的两人活着漂到了这不大的孤岛上侥倖活了下来。
  「原本看到飞机遇难的事件报导时也没有太多的感触,但是自己也身为其中
一员时才知道这种事的残酷性。」
  来到了这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就好像整个世界都踱离了我们似的,怎样的文
明都跟我们再来扯不上关系,而且这种变化几乎就是一夜之间产生,真实也未免
太过于无情。
  尤其最惨的是我们所处的这个岛屿远离任何航线,即使刚开始时我们还抱有
极大的希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如风中之烛的前途也益发黯淡起来。
  「我们也许会在这里呆在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一百年地,直
到数百岁才被人发现,那时我们也许已经在无声无息中消失,化成骨头,甚至什
么也不会留下来。」
  心中有着悲观的想法,但是我绝对不可以表现出来,必须让姐姐知道还有一
丝希望,我是她的依靠,若是连我自己都没有信心,又如何能照顾好姐姐?
  在我的内心中却有另一股声音道:「这也许正是你所希望的。」没错,我有
时还真的这样想过。
  「天威,过来啦!开饭了。」甜甜的娇柔女声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我起身
向着那边走去。
  衣服早就烂得差不多了,现在的我几乎可以说是半赤裸的,毕竟三个月的时
间并不算短,而且我还必须深入到那满是棘刺的树林中去寻找任何可以食用的东
西,我的衣服阵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由于孤岛身处热带的关系,不像寒冷
的日本,不穿衣服也不会感觉到冷的。
  姐姐虽然比我好一点,但是我看她那样漂亮的洋装(此时大概已经不可以再
用「漂亮」这个形容词了,因为它也变得破破烂烂的),大概也差不多该到寿命
的极限了,到时也许会…
  「怎么可以胡思乱想?」在内心小声地告诫自己,我极力地把注意力放在当
前的事上来。
  虽然是吃饭,其实没有一样是可以称之为「饭」的东西,不过在姐姐如魔法
般的手下,却变出了非常丰盛的大餐。
  「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嗯,我不客气了。」口里说着常用的客套话,
我拿起了碗(虽说是「碗」,其实是从岸边捡过来的贝壳罢了)准备进餐了。
  「小心点哦!不要噎着了。」姐姐一脸温柔地对我说。
  我的心里立刻感觉到温暖起来,精神也变得亢奋了。姐姐永远都是那么的温
柔,尽管在这样的环境中,她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呢!
  回忆来到了心头,我怔怔地看着她。和美丽温柔的姐姐相比,我大概是什么
也算不上,成绩不好、相貌也不怎么样,还经常调皮捣蛋、打架闹事,但是从小
起,姐姐总是温柔地照顾我。那时的我常想:「以后结婚的物件一定要想姐姐这
样的。」不知道这算不算我的理想?
  其实我在内心里是很喜欢姐姐的,那并不是通常的姐弟之爱,我自己完全清
楚,但不知道姐姐是否也知道?但是我心中也隐隐知道姐姐也爱我。
  口中虽说是要娶姐姐一样的女孩,其实我的内心却是希望能够娶姐姐,尽管
这为世所不容。姐弟相爱又有什么错?为什么就不能结婚了?人类不是有过一段
近亲乱伦的时期吗?那又为什么现在不行了?整个世界都是我娶姐姐的障碍,我
在疯狂地咀咒这世间。
  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是我和姐姐没有。也许会有一天,会有一个男
人夺走我的姐姐,我也许会因此再生活中黑暗之中,即使是地狱,我想也没有过
没有姐姐的生活那么可怕。我会不会因此而发狂呢?我想这大概会有极大的可能
性,手持炸药和姐姐抱在一起,又或者在姐姐面前吞枪自杀,这种种的想法我都
有过。
  失去姐姐的我再也不能算是一个人了,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头复仇的野兽。
  终日生活在地狱最深处的我还有什么可惧的呢?破坏这世界所有的一切,是
因为它们不让我和姐姐幸福。
  姐姐是个出色的大美人,拥用最美好的身体,也有值得称讚的温柔,所有女
性的优点你都能在她身上找到,这样的女人一定会被人追走的,我就是永远抱持
着这种不安。
  姐姐是爱我的,可是在世俗的压力下她会嫁给另外一个男人,可是我绝对不
想,绝对不要,我不想她嫁给除我之外的任何人。任何世俗的认定,我都认为是
狗屁,我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只要是为了姐姐,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就算是与
世界上所有的人敌对,都是值得的;失去了她,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父母看来很爱我,其实他们才一点也不爱我,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如果我
降生在另一个家庭的话,就不会这样了。我恨天,我恨地,我恨这世界中所有的
一切,为什么对我如此的残酷。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我必须坚定这种想法,我
必须坚强一点,排除万难地前进。
  「不能错过姐姐!」我的内心在狂吼着,迷乱在心中被驱走了,我也坚定了
信念。「我愿受八苦十难…」这句好像是战国时期尼子家山中鹿之介说的吧,但
是这对我来说,还远远不够,下十八层地狱、被世人永远地咀咒,这些都不是问
题,我只想要和姐姐结合在一起。
  和心爱的女人结合是最大的幸福,也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我想忘记这一切,
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在我的心中已经刻骨铭心地印下一个名字──我的姐姐名
神美幸。
  抛开一切吧,我抛不开;舍弃一切吧,我舍不得。执着是苦,迷乱是苦,我
若是强行把自己的想法压在姐姐的身上,是否她会感觉到幸福呢?即使她不愿,
我也不能让她离开。在我的心中有坚持与抛弃两种意思在说话,只可惜,我是永
远也放不开了,只要幻想她躺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下,我就会不克自制地狂怒。
  这绝对不可以,即使逆天行事,即使大逆不道,即使刀山火海,即使九死一
生,即使所有的灾难都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也甘之如饴,谁叫她在我的心中留下
如此深刻的印象?那种留恋,就算是我的身化劫灰也是不可能忘记的。我爱姐姐
,也许「爱」这个字还不足以形容我对姐姐感情的万分之一,她是我唯一认定的
终身伴侣,她是我选定生生世世要伴随的女人,她也是我的灵魂、我的一切,我
绝对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来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
  那是怎样的一份刻骨铭心,生死不渝的感情啊!在我们的心灵中时时刻刻都
在交流着,虽然我们谁都没有说出来,但是都隐隐承认了这个事实,它是多年感
情的积累,它是心灵相互慰籍的归宿。天啊!老天到底在如何捉弄我们啊,它让
我们深深地相爱,却又把一道无形的鸿沟立在我们中间,让我们谁也无法超越。
  我强烈地想要拥有她的身体,在我们精神的互联下,这种肉体的联系也是必
要的。不是为着淫欲,它就像爱的沟通般,失去了它爱情也不能称谓完美。可是
我从来也不想强迫她,因为我知道,在世俗的世界中我们的爱没有结果,只有毁
灭,既然这样,那又何必还要让她做不情愿的事呢?!
  现在身在无人孤岛的我们与世隔绝也说不定是件好事,因为至少我们的梦想
可以成真。在这儿,没有任何世俗的约束,也不会有任何人来阻拦,只是我有点
怕,我是不是误会了姐姐的感情,她对我是不是只有姐弟之情呢?如果真的问了
的话,她这样回答,我会堕进万劫不复的地狱,一万年,不,也许直到宇宙毁灭
我也无法翻身过来。
  「爱得太深会很痛苦」,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但它应用在我的身上却
是再适用不过的了,虽然也许只要前进一步就能幸福,可是我却有患得患失的害
怕。我不敢冒险,又或者我害怕那个真正的结果,她的回答会是怎样的,我一点
儿也不知道。
  「你怎么啦?怎么看起来怪怪的?」也许是看到了我脸上咬牙切齿的表情,
姐姐有点担心地看着我,把美丽的脸庞凑近了过来。我呆呆地看着近着眼前的丽
人,只想拢她入怀。
  「到底怎么啦?好像有点奇怪哦,不是生了什么病吧?」
  眼见着我没有回应,姐姐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脸,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眸内尽是
柔情,她的手指在我的额头摸着。我的心猛跳了起来,肌肤相亲的感觉并不是没
有过,但是每一次我都会特别激动。
  「姐姐,我好爱你!我要永远永远跟你在一起!」无意识地吟出这句话,我
放下碗,张开双手把她抱在怀中,想要吻她的红唇。做出这样行为的我自己在内
心也吓了一大跳,我居然在无意间说了出来。
  她挣扎着,美丽的眼睛充满了恐慌:「别这样,那是不行的,不可以…」
  如遭雷殛,我的眼内闪过了绝望:果然,姐姐对我只是姐弟之情,而我也终
于遭到了来顶之灾。
  放开了她,我的脸色何止用「面如死灰」来形容。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
没有了,前途再无一丝光亮,心如刀绞、痛不欲生、肝肠寸断都不足以形容我的
心情,我只觉得一片空蕩蕩的,就好像无边的黑夜般笼罩着我。
  「原来我是在自作多情。」苦笑的我还能想什么?再说什么又有什么用?我
想去死,但是死能解决一切吗?如果我真的死了,也许灵魂也会在永恆的黑夜中
哭泣吧!落到地狱受苦对我来说也只是一种笑话,因为我已经掉到了比地狱更痛
苦的牢笼之中,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
  完了,一切都完了,我的世界在一瞬间倒塌了,什么也不得存在,只剩下我
孤独在灵魂在黑夜中飘蕩。
  「弟弟,我们是姐弟,不可以相爱的,你要理智一点…」
  她说的话我一点儿也没有听入耳,什么叫作痛苦?什么又叫做悲哀?心如槁
木算不算?柔肠寸结又算不算?但是这些又算得了什么,那只不过是种肤浅的悲
哀。「哀莫大于心死」,这句话也说得不对,最深沉的悲哀并不是心死,而是那
种无尽期的绝望,因为你知道你永远也不可能实现它,你将永远受到它的煎熬。
  它就如同一条噬心的毒蛇,每时每刻都在侵蚀着你的心灵,让你痛不欲生、
让你无助徘徊、让你无法安息、让你生不如死。
  深沉的痛苦,用言语无法形容,绝望的灵魂漂动着,我已经死了。不错,现
在的我已经不能再算是活人了,就算是活人也只是行尸走肉,也许作为没有灵魂
的行尸走肉还是比较幸福的。
  「可恶的上天,为什么总是要无情地夺走人们的幸福?」我仰头看天。
  「弟弟,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这种感情…」
  「你不会懂的,我对你的感情太深了,深得我负担不起了。」我喃喃地道。
  没错,「深得我负担不起」这句话里又包含了多少委曲、多少悲哀?没有了
你,我的灵魂再也不会快乐。尽管我此时一脸平静,即使没有流泪,也没有痛哭
失声,但是那种肤浅的悲哀又如何能表达我心情之万一?
  我转过了背,茫然走向海滩,海潮拍击着海岸的声音在吸引着我,我想化身
为海,把心中的怨憎化为无情的海涛,无边无涯的大海就像我的悲哀,没有头也
没有尾。
  「不要寻死啊,弟弟,姐姐也真的爱你,从小就爱你,可是我们不能…」
  她说出爱我的话又让我的灵魂得到了解放,就好像上天垂上光柱照亮那无边
的黑暗般,我因此漂上天堂。
  我欣喜若狂地转过身去:「姐姐,你说爱我是真的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
朵,我想再听她再讲一次这比仙音还要好听的陈述句。
  「是的,弟弟,我也爱你,我是爱得那样的深,只可惜我不敢…」姐姐也许
是情不自禁,但是她还是说出来了,真实的她是那样的灿烂夺目。
  「只要爱我就够了,我不会去管世俗的评价的,上天教我们漂流到这个荒岛
上,不就是在指示我们吗?」
  从极度的悲哀到绝顶的快乐,这种情绪的变化也实在太大了,我都有种受不
了的感觉。原来我并不是孤单的,姐姐也爱我,只要有这一点,又有什么东西我
不能克服的?为了她,我都愿意向命运之神挑战;为了她,我可以浴血奋战;为
了她,我可以放弃一切。得到了回应的爱,让我在绝顶的黑暗中复活了,它驱走
了任何暗色的东西,让我的心灵静寂地睡了。
  「你的意思是…」姐姐眨了眨美丽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我。
  「上天既然知道我们的爱不容于世俗,所以才让我们漂到这个孤岛。它让我
们在这里相爱相伴,它让我们在这里生儿育女。因为这里是绝对的静土,没有任
何东西来打扰我们之间深沉的爱。」
  老天爷并没有背弃我们,它在垂悯着我们,它也在同情着我们之间不容于世
俗的爱,那是多么博大的胸怀啊!我是生平第一次感谢起老天来。
  「谁跟你生儿育女呀!」姐姐终究是女孩子,在调侃我说起这方面的事时自
己都不免要脸红。
  「那是我们肉体与精神结合的象徵,是老天爷送给我们的爱情见证。在我们
生老病死之后,让我们在这世间留下我们真爱的证明。姐姐,你知道吗?现在的
人类都是早期乱伦的结晶,而我们也将在些荒岛上繁衍我们的种族,让他们把这
真爱世代相传下去。也许要一百年、二百年甚至更多年才会有人来这个孤岛,那
时也许我们都已经不在了,但只要我们的孩子待续下去,终有向世人证明我们深
沉之爱的一天。他们将向世人宣告,他们的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相爱相知。」得意
忘形的我越说越激动,就好像真的发表什么大的演说似的。
  「不要再胡说八道了,你说的是什么鬼东西啊!」姐姐拍了拍了我的头,好
像是在撒娇似的。
  「姐姐,我不怕艰难险阻,我不怕千辛万难,我只怕会失去了你,你是我一
生中最珍贵的宝石,与你相爱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我会永远地对你好的,不管
世事如何,不管沧海桑田,不管日异星移,这份爱的誓言永远永远也不会在这宇
宙间消失。」
  我都有点惊讶于自己的口才,说出这种话的人真的是我吗?哈哈,也许以前
是把爱埋在最心底,从不让它表露出来,所以今天的爆发才会如此地强烈吧!
  我深情地望着姐姐,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浓情。我伸出手再度把她拥入怀中,
在她隐隐的体香传入我的鼻中,在她颤抖的双乳在我胸膛前厮磨时,我才敢确定
这一切不是梦。姐姐,她真的就拥在我的怀中,就好像我最珍爱的东西般,我甚
至不敢太大力去拥抱她,生怕会把她压碎,让她消失。
  「姐姐,我要永生永世地纠缠你,一辈子做夫妻不够,我们还要再约来生,
来来生,来来…生,直到宇宙毁灭,人类灭绝,我也不想放开你。你是我的,谁
也不能抢走,你永远是我一个人的,没有人可以让我离开你。」
  深情的告白如行云流水般滔滔不绝,开启了心防的我再也没有任何恐惧。以
前的不安是怕姐姐不会回应我的爱,毕竟她是那么的优秀,是学校里的鲜花、是
天上的骄子、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女神化身,她简直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相形之
下,我这个丑小鸭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种过大的差距是造成我徨恐的原因,我只能把情话都压在心里,暗怨着老
天的不公。但是现在姐姐回应了我的爱,我现不是孤单一人,再不会形单影只,
只要有姐姐的陪伴,我就会像天堂般的快乐。
  「嗯…」面对我无尽的告白,姐姐并没有说出任何话,她只是羞红着脸闭上
眼睛,偎在我的怀中,体会个中那种心灵的纠缠。
  我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接受过男孩告白的经验,在我那满是嫉妒专横的无礼取
闹下,姐姐根本就不可能接触到除我之外的任何男人。可是她虽然羞红着脸,但
是我能看出她心中的高兴,她也沉迷在我的甜言蜜语之下,放开了心胸的她也无
须再隐瞒什么。
  她樱唇半开,彷佛像是对我发出无声的邀请般,我被迷惑住了,或者我是愿
意被姐姐迷惑的,我把自己的嘴唇迎了上去。姐姐并没有睁开眼,她只是静静地
躺在那里,任我轻薄;她的脸就好像烧红般,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这一吻该如何形容呢?是天雷勾动地火,还是身体的自然本能?我沉醉了,
迷离地吮吸着姐姐嘴里的芬芳,就如同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般。
  我不再满足于只是嘴唇间的浅吻,现在的我再不是姐姐的弟弟,而是她的小
情人,那种表达亲密无间的法国式深吻才适合我们。把舌头滑过姐姐的嘴里,我
呢喃着道:「姐姐,你好美,好美,我要永远地爱你!要与你精神和肉体都永远
地联系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听到了我绵绵的情话,姐姐也作出了反应,她的香舌纠缠着我的舌头,正如
我俩的感情般扯不断、理还乱。
  也许是在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后,她更为大胆一些,也格外热情一些,即使
我说出这种赤裸裸的话也不会引起她的尴尬了,两个人彼此互相贪婪地吸啜着对
方的芬香,我们努力地交换着口水。
  姐姐终于喘不过气来了,她挪了开来,半眯着眼睛娇媚地横了我一眼:「弟
弟,我也会永远爱你,我们会永远都不分开的。」
  这一下被她前所未有的风情所迷乱,我体内本能欲望快速地上升了,抱着姐
姐的粉颊,看着怀内娇羞无限的佳人,我又吻住了它,只觉得永远也再无憾事。
  这一次,我的吻满是侵攻性,姐姐在我强力的索求下就如同溶化了一般,变
得柔若无骨地躺在我的怀中。她的情欲也被激发了,我只要从她胸前硬起的蓓蕾
就感觉得到她体内乱窜的春情。两人的身体就好像发出无形的吸引般,我一次又
一次地热吻姐姐,把心中的爱意全倾诉出来,让她更加地幸福。是的,幸福,我
要给姐姐女人的幸福,要让她永远地生活在快乐之中。
  姐姐在回应着我,她醉颜佗红,娇若不胜的神情只让我对她更加地垂爱。我
的手轻抚着姐姐的背,彷佛要将所有的爱意都灌入她的体内般,我无比轻柔,又
满怀激情。
  「来吧,啊…弟弟,姐姐好难受啊!」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刺激,姐姐情
不自禁地叫了出来,她火热的身体更贴进我的怀中,像是只缠人的小猫。
  我强力地抱着她,让她的丰乳在我胸膛上厮磨,这强烈的刺激让她全身都震
栗着,既想抗拒又不想舍弃。她的身体更加地火热,在我的怀中就像一团燃烧的
火。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弟弟,不要这样子!」
  姐姐的求饶却只是徒增我的快感,我看着怀中的尤物,心中满是幸福:「姐
姐,我心爱的姐姐,这样不是很好吗?让我们精神和肉体都结合在一起,难道这
不是世界上最值得高兴的事吗?」
  我的侵袭更是直达了破烂的洋装下面,用双手握住了姐姐的屁股蛋儿,姐姐
猛地一颤,她的眼睛闪过了一道亮光。手在柔软的肌肤上滑动,爱不释手的我抚
摸着姐姐吹弹得破的肌肤,姐姐的臀部是又圆又翘,是那种最美丽的屁股,从以
前开始我就喜欢跟在姐姐的后面,为的就是多看几眼姐姐的屁股。童年的回忆如
流水般涌入我的脑海,我幸福地低歎了。
  姐姐脸上的红霞已经漫延到脖子上了,她把头埋在我结实的胸膛里,好像要
钻进去般在我怀中不断地颤抖。
  「姐姐的屁股好漂亮,我好喜欢摸啊!」
  我的讚美更增了姐姐的无地自容,她娇羞无限地在我怀中低鸣:「不要再摸
了,我受不了了…好奇怪啊,那种感情太奇怪了!」
  她低低在轻述着,我微笑了。怀中的女人再不是我的姐姐了,她已经变成了
我的女人,我一个人专用的女人。
  「有什么奇怪的呢,是不是我这样摸你很舒服呀?」
  「是很舒服,可是也很难受…求求你,不要再摸了!」
  彷佛像要抗拒我似的,姐姐扭了扭屁股,但是这样的动作造成的效果只是适
得其反,反而让她在一扭之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真没想到,姐姐的屁股也这么敏感啊!」
  姐姐的扭动只是更加增大了刺激,这一次不单是屁股,就连胸部也受到波及
了,双管齐下,姐姐的情欲似乎勃发到了最高点。我的手仍然不紧不慢地在她的
臀肉上游走,温柔地安抚着她骚动的灵魂,姐姐的呼吸变得粗重,柔若无骨的身
体在我的怀内扭动不休。
  我觉得该是更进一步的时候了,于是我抱着她站了起来,她有点不安地看着
我,我却对她微微一笑,把她身上的洋装给脱了下来,姐姐有点害羞,但是她并
没有抵抗,任凭我将她的洋装脱下。大概已经有某种觉悟了,只穿着胸罩和小三
角裤的她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遮掩地让我观赏。
  「姐姐的身体真是漂亮,要把我迷死了,迷疯了!」
  我说的的确是实话,姐姐的身体真可是棒得没法说,是那种魔鬼身材,只要
裸露在男人面前,除非是性无能,只怕是人人都立即扑上去。
  「真讨厌,你又在取笑我了!」姐姐再度羞红了脸。不过我想她听到情郎如
此的讚美,只怕心中也是非常高兴的。
  「真的,我没有骗姐姐,你的身体真的很美。姐姐,让我看看你的裸体吧!
  我想那肯定比维纳斯女神还要美丽。」口内吐出讚美的话,我把姐姐的胸罩
也解了开来,一对如活泼的小兔般的豪乳跳了出来,让我看得目不转睛。
  再来就是她的小三角裤了,姐姐的小三角裤是白色的,质料非常薄,甚至还
隐隐约约能看到她双腿之间的黑森林。我蹲了下来,拉着姐姐的三角裤往下拉,
脱了下来拿在手中,这时我才注意到姐姐三角裤的底端已经完全湿透了。
  那强烈的腥香味吸引着我,把小小的三角裤往脸上一罩,我狂嗅着姐姐处女
蜜穴的芬芳,「这里有姐姐蜜穴的味道,好香啊!让我都不禁要沉迷其中。」自
言自语道,我都不想拿开姐姐的小三角裤了。
  「真是讨厌,这样子不行!」姐姐一把从我的脸上抢过自己的贴身衣物,脸
上半是恼怒半是欢喜。
  「姐姐,就让我再好好嗅多几次姐姐内裤的味道吧!」我可怜巴巴地哀求姐
姐,姐姐则坚决地不给:「不行,那里有什么好嗅的?怪羞死人了!」
  「姐姐的一切我都喜欢,如果你不把小三角裤还给我,我就要…」
  「好啊,你敢抢吗?你就过来抢吧!」姐姐在主动挑逗我,我如同要扑向小
羊羔的恶狼。
  「我可不会去抢那种死东西,既然姐姐不肯让我闻小裤裤,那我也只好不客
气了。」我装作恶狠狠地把她压到了身下,强行分开姐姐的双腿,把脸埋在了姐
姐的胯部。
  「你要做什么?不要这样子,好羞人啊!」姐姐的手捶打着我的背,只可惜
娇柔无力,只能给我搔痒。
  她的身体乱扭着,极力地想要收紧双腿,不让我看那里,可是我又岂容她得
逞,只是双手牢牢地固定住她的大腿,我的眼睛死死地盯在姐姐的那里:「好美
啊!就像鲜花一样,而且还会动,就好像有生命力般。」
  听到我的称讚,再感受到我火热的目光,姐姐的那里也好像回应我似的更剧
烈地蠕动着,晶莹的爱液流出了洞口。
  「唔…弟弟,你真是坏死了。好丢脸,那里髒死了,不要再看了!」有着少
女娇羞的姐姐眼看无法阻止我的观察,只能用手捂住脸蛋,就像所有的未经人事
的少女般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是因为爱姐姐,所以也爱姐姐的这里啊!只要是姐姐
身上的东西,就不会髒的。」
  彷佛要证明自己所说的话般,我伸出舌头,试探性地舔了舔那蠕动的花瓣,
「啊…」非常强烈的反应,少女的阴户敏感性还不是普通的强,我只是轻轻地扫
过阴唇,就足以让姐姐产生如此大的反应。不过我想,如果我们之间没有爱的话
,姐姐也不会对我带给她的刺激这么敏感。
  「姐姐的这里也非常敏感,而且流出来的爱液也非常好吃。姐姐,我这样舔
是不是让你很快乐呢?」品尝着姐姐爱液的味道,我又再次用舌头进攻着。
  「不要啊!好丢脸啊!弟弟,快起来,不要看,也不要舔。」
  「可是姐姐不是很快乐吗?你的身体都在享受这喜悦呢!」
  话说得没错,姐姐的身体已经完全沉醉在这官能的刺激中不能自拔了,她所
说出的话语也只不过是少女的矜持罢了,我决定继续刺激姐姐的这里。
  「不要乱说,我才不是。啊…」想要抗辩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因为我的脸已
压在她散发着芳香的阴户上,舌头如扫蕩般在姐姐的秘密花园处四处游蕩。
  涌出的爱液更加地多了起来,飞溅在姐姐茂密的阴毛处,形成珍珠般的水珠
在散发着奇异的光彩。空气中阴户的气味也浓烈了起来,就如同最醇的酒般,我
都有一种醉了的错觉。
  「姐姐的阴户真的好好吃,我要再吃多一点!」
  姐姐被我舔得苦不堪言,又趐又麻又痒的感觉在她的阴道内处发作了,她只
能靠扭动身体来发泄:「不要再吃了,好痒…姐姐的里面好痒,不行了…姐姐求
你了,不要再吃了!」
  「不行,我想要吃,我要让姐姐快活得上天。」不理姐姐低声下气的哀求,
我仍是一意孤行地前进。
  阴道的蠕动更为强烈,姐姐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着,我热呼呼的舌
头探进她的穴中,就如同拉响了炸药似的,姐姐本能地挺起了屁股,想要我的舌
尖更深地进入她的体内。
  姐姐阴户的气味更加浓了,我迷醉在这醉人的芳香之中,上下左右、转圈、
抽送…我把所能想到的花样都用到了,拜现代科技之福,我早就从A片上学到了
这些东西,只是没想到会真的有用得上的一天。
  姐姐的眼睛迷离了,她只是在那里猛哼着,沉入快感之中的她看起来是那样
美得不可思议,我锲而不舍地努力着,极力想要让姐姐感觉更快乐。
  努力有了回报,姐姐扭动的幅度大了起来,她用双手压着我的头,拚命地想
要让我的嘴巴和她的阴户结合得更加密切一些:「舒服啊…好舒服啊…不行了…
我受不了了!」
  姐姐的淫叫让我有一种幸福的感觉,是我带给她这种快乐的,兴奋之下,我
大口大口地吞吃着姐姐的爱液。姐姐的爱液有一点儿腥味,鹹鹹的,还有一股骚
味,可是我没有退缩,反而像吃着美味佳餚般狼吞虎嚥。
  「姐姐的蜜汁真是好吃,我爱死姐姐的阴户了!」吃淫液吃得「啧啧」直响
的我还忘不了要评价一番。
  我的话让姐姐更加兴奋,她猛烈地把小屁股向上挺抬着,「噢…」大叫一声
泄了:「弟弟吃吧,吃吧,把姐姐的爱液都吸光吧!这是为你而流的。呜…呵…
我不行了,要来…了啊…」
  姐姐生平第一次高潮来临了,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辉,无言地诉说着她
的满足。我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我的舌头即使在姐姐高潮之中也没有放过她的
阴户,大量的爱液喷出来,溅了我一脸,可是我毫不在意。
  姐姐的高潮过去了,她的眼神中也恢复了一丝理智,温柔地看着我,她一把
把我拉上去:「不要再舔了,姐姐已经舒服过一次了,但这次要让你用那个来让
姐姐舒服。」
  她的手伸入我早已经遮不住体的衣内,掏出了我胀得硬硬的鸡巴,她的眼睛
可说是立刻睁大了,看着我青筋毕露的男根:「好大啊!又好热,而且还软中带
硬,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她轻轻地说着,爱不释手地来回摸了我鸡巴几次。
  其实,我的阳具并不算大,但是对于姐姐这种处女来说,也算得上一种庞然
大物,尤其是想到要让这庞然大物进入体内,她更是免不了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我知道当然不能由姐姐来主动,所以我把自己早已衣不遮体的衣服扒下了,
然后我一丝不挂地压在姐姐柔软的身上。
  「来吧,弟弟,姐姐等待着你在我体内洒下种子,让我们的爱开花结果。」
  她的话立刻掀起了狂风暴雨,早就浑身欲火的我哪里能受得了这种刺激?我
抱着姐姐的身体,深深吻着她,鸡巴开始在她双腿之间乱顶起来。姐姐被我鲁莽
的行为弄痛了,她低叫一声,但是被欲火焚心的我哪里顾得了这么多?我已经疯
狂了,就像匹发情的种马,鸡巴在她阴户没头没脑地乱钻,即使有爱液的润滑,
也是免不了有一种轻微的痛楚。
  「姐姐,我好爱你,我要你,我要把种子洒遍你的子宫,让你孕育我们爱的
结晶,我要把我们的爱传到万代。」
  终于,我找到了,鸡巴陷入了柔软的肉唇之内,我的屁股猛烈向前一顶,沖
破了处女膜的阳具一往无前地刺入了姐姐体内的深处,然后就被紧缩的膣壁包围
而动弹不得。
  「啊…好痛啊,不要再挺了!」姐姐凄惨地悲鸣起来,身体也在我身上挣扎
着,破身之痛让她吃足了苦头。
  她的痛苦唤醒了我的理智,沸腾的热血冷了下来,我抱紧了可爱的姐姐,没
再有任何动作,只是使足了力气去吻她:「对不起,一千个、一万个对不起!姐
姐,我被欲火烧过了头,我只想佔有你,只想要让你我从肉体精神上都结合在一
起,却让你受苦了。不要再哭了,我会永远爱你、照顾你的。」
  用着最温柔的语气,我轻抚着姐姐漂亮的长发,心内充满了歉意与柔情。姐
姐仍在呜咽着,她看着下身涌出的暗红色液体泄红了我的茎身,不知是为痛失处
女身还是因为破身的痛楚而呜咽着,我想大概两者都有吧!
  此时的我还能做什么呢?只能安抚着刚被破身的姐姐:「姐姐,不要哭了好
不好?你哭得我都心慌意乱了,我什么都不怕,可是我就怕你哭,如果打我、咬
我能缓解你的痛苦的话,你就打我、咬我吧!」
  姐姐抬起了绝美的脸庞,她眼中的泪水仍如珠子般滴落下来。我暗歎着,原
本就温柔美丽的姐姐在遭受狂风暴雨的侵袭后的楚楚可怜,更是紧紧地绞痛了我
的心。
  「你会一辈子爱我吗?」姐姐的语气非常的平静,眼泪也似乎停了下来。
  「一辈子怎么够?姐姐是我生生世世选定的爱人,我要爱你直到宇宙毁灭。
  真的,姐姐,你要相信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如果你不快乐的话,我这里
就会有撕心裂肺的感觉。我不想让你不幸福快乐。」姐姐说到底也和普通的女人
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她在痛失处女身后有种空虚的失落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我
边说着边指住自己的心。
  「嗯,弟弟,我也会生生世世地爱你的。」姐姐感动地送上了香唇,与我痛
吻起来。
  此时此刻,我们都一动不动,感觉着对方的心跳,真愿意时间就此打住。夕
阳金辉色的光芒照耀着我们裸露的身体,海潮、时间都似乎定住了。深情在我们
的眼内流动着,我和姐姐的精神和肉体都联在一起,她中有我,我中有她,再也
无分彼此。
  姐姐在夕阳的照耀中显得更美了,尤其是刚从少女变身为少妇,过去的清纯
一点儿也没有消失,反而更增添一种成熟稳重的美态,让我直看呆了眼。
  「坏小子,到底在傻看些什么呀?这么出神!」她不依地捶打着我的胸膛,
就好像撒娇撒癡的小女儿般。
  我惊醒过来,看着怀中撒娇的丽人,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姐姐,你真
是变得更美了,看得我都要发呆。」
  「你这个小油嘴,刚刚还不是一点儿也不怜惜人家?那么大力地,让人家痛
死了!」姐姐的语气变了,就像怀春的少女在埋怨情郎似的,我情不自禁地紧搂
着她,真的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做着一个不真实的美梦。
  「姐姐,真是对不起,不过那一关始终都要过的,这样我们才能从肉体到精
神都结合在一起。」
  「唉呀,我们都这样了,你还要喊姐姐吗?」
  「是哦,是哦,那我喊你什么好?」
  「我也不知道,你这个小坏蛋自己想吧!」
  「啊,不要捉弄我啊,唔,我明白了,以为就叫你老婆好了!」我看着她享
受着捉弄我的乐趣,心中猛然想起得妻如此,又夫複何求?
  姐姐再度羞好了脸,如同花嫁的新娘般盛开了幸福的娇颜。我见她没有出声
反对,自然知道她是默认了:「好了,那以后就叫你老婆,在生儿育女之后,就
要叫你孩子的妈了!」
  「唔,我不依,你捉弄我!噫…」她在我的怀内扭动着,感觉到我的阳具还
硬梆梆地留在她的体内,眼内顿时又是羞意大盛起来。
  我自然也觉得很爽,刚才还缠得我的男根一动也不能动的膣壁此刻好像也放
松了,她的扭动正好刺激着我的茎身,我忍不住动了一动,她有点害怕地叫了起
来:「要轻一点,那里还有点痛。」
  「放心吧,我会很轻很轻的,我的小娇妻这么娇嫩,我怎么舍得大力?」我
凑过嘴唇,吻了吻她。
  「你再说我,我就不来了。」她的羞意明显又露了出来。
  我笑笑不言,只是缓慢地挺动屁股,让粗壮的茎身在她的蜜穴中轻轻地抽送
着。看到她好像并没有太大的不适感,我也渐渐地加快速度,两个高隆的阴阜猛
烈地撞击,我的阳具在她的阴道适应了之后几乎是次次尽根而入。
  「你要是不来了,我们又如何生下爱的结晶呢?」
  「呸!你好坏,越说越不成话了。」她撅起娇俏的红唇,好像生我的气了。
  我柔声安慰道:「好了,好了,好老婆,算我怕了你,以后不说就是了。」
  最终还是得我让步,毕竟作为妻管炎也是我乐意的事,因为我是那样地爱她
,不想让她有一丝的不高兴。
  看到我的让步,姐姐的脸上再度展开了笑容,彷佛在庆祝自己的胜利似的,
她低低地哼了一声。
  「你这个小妖女,迷了我的心还不够,还要我男子汉的尊严,这样就算满意
了吗?」
  她笑着看我:「算你啦,饶了你这一回。」
  「是的,谢过太座!」我边哈哈大笑着,鸡巴已经在她下面的小穴中运动如
飞。左刺右插、上捅下挺、圆周运动…我是使尽了十八番花样来侍候我的小娇妻。
  她体内的快感也明显升了上来,我的冲刺也让她十分满意地哼了出来,我没
有再调笑她,毕竟才刚升格为少妇,她多少有点不自在。一挺一抽间,我们都非
常密切地配合着,毕竟心灵上有着共振的两人是心心相映的。
  她阴道中涌出的爱液把我整根阳具都打得湿淋淋的,尤其是我们俩下身的阴
毛,更是湿得一团糟。我飞快地挺动,在把握住她的最敏感处是阴道深处的子宫
颈后,我几乎是每次都要深插,直顶她的子宫。
  次次深插的密集攻击显示了效果,姐姐她喘息得好像随时会断气般,但是她
仍然活力十足地迎凑着我的抽送。
  我看着她的有心无力,于是停了下来,有点怜惜地吻吻她,「要不要停下来
休息一会儿?」我柔声问她。她摇了摇头:「不要管我,你只管动,我不会有事
的。」
  既然她自己这么要求,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继续挺动。重複性的活塞
运动,所产生的电流聚集在姐姐的腰部,她狂哼着扭着可爱的小屁股,极力地想
要和我共品那性爱美酒。她的身体如蛇般在摇摆,在我的怀中如一团疯狂燃烧的
火在焚烧她自己,被心爱之人拥在怀中的她是一脸的满足和快乐。
  「越与姐姐呆得久就会越觉得她可爱,这也大概是我爱上她的最大原因。」
  思忖着的我并没有停止抽送,我把阳具重重地捅入她的子宫,把一道道快美
的狂流送入她体内的同时,我自己的下腹也惊栗地流动着疯狂的波涛。
  两个身体紧紧地相拥着,正如在起伏不定的大海上漂流的人们,肉体的快乐
更加深了我们心灵的交流,在无穷无尽的心灵之海中我们互换着一切,让那幸福
笼罩着我们,在两人世界中,阳光永远是那么灿烂夺目。
  我磨菇型的龟头与满是皱褶的肉壁紧紧地纠缠,就好像我们的身体般难舍难
离,剧烈的电流就从中产生,沿着我们的下身流入脑海之中,结合形成一种趐麻
的快感。
  拚命地挺动腰部,活塞运动的频率似乎已经不由我大脑所控制了,快美的电
流震栗着我,只要想到这样最终的目的就是在我心爱的女人体内播下我生命的种
子,我便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么?
  除了肉体的疯狂纠缠之外,与我紧紧心灵相依的姐姐也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想
法,她在我的脑海深处狂呼着:「射出来吧!让你生命的种子充满我的子宫,在
那里孕育我们爱情的结晶。」
  她的肉壁收缩得更加厉害了,一张一缩间就好像是个真正的小嘴在吃奶般,
挤压着我快要热得起烟的茎身,润滑的爱液降低了我狂暴阴茎的火气,多情的膣
壁则安抚着我燥动的本能。我们紧拥着,精神联合起来扩展到无穷无尽的地方。
  风雨同舟的两人都在高唱着这曲性爱之歌,身体的颤抖都变得同步了,我们
快乐的韵律也在节节攀升,越过一个高峰又沖向另一个高峰,重複到无尽高的巅
峰,在那里漂浮着俯瞰这整个大地:日月星辰都在我们的身边环绕着,黝黑的宇
宙在我们的意识中变得更为宽阔。我们在这迷人的小宇宙中散步,无言无语,但
心意自知。
  姐姐的呻吟声也像是变得非常遥远,我紧抱着姐姐的身体,贪婪地摄取着她
身上的每一丝芳香。这个尤物是我的了,拥有了她,我就拥用了整个世界,她是
我最心爱的女人,我们要永远地呆在一起。
  阴户剧烈地蠕动说明了她的高潮即将到来,而我睪丸内的精液也作好了出击
的准备。两人赤裸的身体在猛烈地颤抖,我们的性器深深地结合在一起,就好像
彼此互相爱恋般难以分开。原本只是星星之火的热流变得更加洪大了,在我死命
的抽送下,快速磨擦的性器间如同要冒出火来般的灼热,身体也负担不了这种波
涛似的快乐而近乎麻痹了。
  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更快更猛地达到高潮,而姐姐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在
两人的齐心协力下,我的阴茎和她的阴道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抽搐了。高潮来了,
一波又一波,我阴茎振动着喷出了我生命的精华,而姐姐的阴道也在痉挛着涌出
无穷的爱液,在她的体内,我们的体液结为一体,再也无分彼此。
  我茎身的律动加剧了她膣肉的收缩,反过来,她膣肉的收缩也加剧了我茎身
的律动。两个人的高潮就在彼此共振中变得更强更大,它让我们的灵魂飞上了九
天云霄,漂浮到不知名的世界中去了。
  幸福的感觉缠绕着我,我紧搂着怀中的姐姐,世界看起来是那样的美好,人
生看起来是那样的充满希望。姐姐也凝神深情地看着我,我们的眼光在彼此纠缠
着,谁也不想再分开。幸福就在垂手可得的地方,而我们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
终于也找到了我们的幸福。
  我的精液充满了姐姐的子宫,甚至我还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我能看到它们似
的,看着它们游出子宫,转向输卵管寻找到了那生命中的另一半。它们在那里结
合了、融化了,再也无分彼此,就好像我和姐姐般,谁也不再是一个孤单的人。
  融合了的它们慢慢地向着子宫移动,也许在一天之后,它们就会在姐姐的子
宫里着床,在那里孕育成长,然后形成我和姐姐的爱情结晶。
  我望着姐姐高潮后绝美的脸庞笑了,她睁开了眼,像是知道一切似的也向着
我眨了眨眼,甜甜的笑了,脸上似乎泛化出一种母性的圣洁之美。
  「亲爱的,你说会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只要是我们的爱情结晶,男女又有什么关系?他
就是我们之间不灭爱情的见证,他是我们俩生命的延续,他是一切的一切。
  对着姐姐微笑着,我平静地道:「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拥有你,
我就再也不会被任何事情难到。姐姐,你是我的救世主。」
  没错,姐姐就是我的救世主,除了她之外,又有谁能让我幸福呢?我是真的
这样想的,并且会一直这样想。拥着姐姐,我又深吻住她,再次贪婪地吸取着她
的体香。
  …
  十个月后。
  波涛疯狂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发出如鬼哭狼嚎般的声响,暴风雨也凑趣般
地倾盆而下。夜色笼罩着一切,整个孤岛上一片迷茫,就算是近在咫尺也什么都
看不到。
  合日丸号邮轮不幸地遇上了狂流,它在风雨飘摇着似乎会随时撞得粉碎,多
亏了经验丰富的船长,在他的指挥下,众人才支撑到了此时。只不过狂暴的海流
已经让他们远远地偏离了航线,倾盆而下的暴雨更是让他们不辨东西,现在的他
们已经筋疲力尽了。
  然而,暴风雨仍在继续着,前途一片迷茫,众人互视着,眼内闪过绝望的光
芒,如果这样的情况再继续下去,找不到可以停船地方的他们,就只能在用尽最
后一丝力气后被狂涛撕成碎片,永远地沉睡在海底的深处。
  「不要灰心,要记住,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小岛什么的
让我们停留,到时我们就安全了。」年老的船长眼见众人的意志消沉,极力地想
要鼓舞士气,让人们打起精神来,继续坚持下去。
  虽然自己也没有任何把握,可是有人大呼的情况下,已经满怀绝望的人们又
强自打起了精神,大声的应诺着,各自坚定地守在自己的上,准备再度与暴风雨
拚搏。
  一声嘹亮的婴啼穿破了一切阻碍,即使是在风雨和波浪雷鸣般的夹击中,它
也清楚地传到了人们的耳中。「有希望了,我们有救了!」欣喜若狂的人欢呼起
来,皆望着前方。
  既然前面有婴啼声,那么说明那不是陆地就是岛屿,这也证明了他们有希望
了。欢喜的泪水从人们眼中流出,在近乎破灭的失望中又拥有了希望的人们死命
地把船极力地向前靠去,因为那儿代表了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
  孩子是人们的希望,是人类的延续,是…
  (完)